儿童教育

举重被踢出奥运会?中国被针对?真相原来是……

时间:2021-12-11 01:27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12 月 10 日早晨,当看到举重、(业余)拳击和现代五项 3 个项目暂时未被列入 2028 年洛杉矶奥运会设项后,国内网络上又开始有了 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的 阴谋论 。 不是说吕小军是欧美健身圈的顶流、油管网红,一个赛前准备活动都有 500 万人看么? 其实

  12 月 10 日早晨,当看到举重、(业余)拳击和现代五项 3 个项目暂时未被列入 2028 年洛杉矶奥运会设项后,国内网络上又开始有了 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的 阴谋论 。

  不是说吕小军是欧美健身圈的顶流、油管网红,一个赛前准备活动都有 500 万人看么?

  其实,所谓举重、拳击和现代五项被踢出 2028 年洛杉矶奥运会的说法,是对国际奥委会文件表述的误读。

  洛桑时间 12 月 9 日,洛杉矶 2028 年奥运会组委会(LA28)向国际奥委会提交了项目的初始项目清单,以及将采用的审查程序和最终确定的奥运项目。

  在 2022 年 2 月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上,包括滑板、运动攀岩和冲浪在内的 28 项运动,将被提议纳入 LA28 初始运动计划。

  src=国际奥委会公布文件的第二条说:拳击、举重和现代五项可能会被纳入 2023 年国际奥委会会议和洛杉矶 2028 年奥运会的初始体育项目。

  洛杉矶 2028 年组委会可以在 2023 年会议上,提出新增加的项目。

  (也就是说,不在最开始的 28 个项目中,但是依旧会被列入,而列入的时间点是 2023 年。)

  1、针对(业余)拳击组织机构 AIBA,要求它必须证明已经成功解决了围绕其治理、财务透明度和(收入)可持续性以及裁判和评判过程完整性上的问题。

  2、对举重联合会 IWF 的要求是,其未来的领导层必须展示其向合规性文化有效转变的过程。此外,他们必须成功解决体育运动中使用兴奋剂的历史问题,并确保反兴奋剂计划的完整性、稳健性和完全独立性。

  3、领导现代五项的 UIPN 必须最终确定其更换马匹和整体比赛形势的提案,并展示在办赛成本和复杂性显著降低情况下的安全性、可观赏性、普遍性和对年轻人以及公众吸引力方面的改进。

  该时间表,将为 AIBA、IWF 和 UIPM 提供各个 IF(国际协会)有效实施关键改革的时间,并容许 IOC 的执委会进一步对其进行考量。

  整改好了,2023 年的奥林匹克大会,LA28 组委会(洛杉矶 2028 年)向国际奥委会再次提出新的项目设定的时候,他们就会被列入。

  参考这次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对拳击的安排就能理解了,国际奥委会组建个自己的班子,剥夺这三个项目协会 IF 的运营权。

  现代五项是由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 法国人顾拜旦先生发起创设的,自 1912 年起,就是奥运会的铁打亲儿子。

  该项目由马术、击剑(重剑)、射击、游泳及跑步 5 个单项组成,分别比赛举出名次,最后换算分数,决出冠军。

  src=在一个世纪之前,现代五项是一项时髦的贵族军校运动。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,这项运动越来越不适应现代奥运会的发展,暴露出了诸多的弊端。

  首先项目和电视以及现场的结合差,比赛本身需要多日完成;计算分数的模式复杂,很难让观众理解和推广;也几乎卖不出现场票房。

  在最近 3 届奥运会上,现代五项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。比如减少男女参赛选手人数、简化分数换算模式,和其他项目共用场馆,不会另建场馆以减少支出。

  东京奥运会上,由于出现了马匹不按照选手指令进行工作,结果被运动员 殴打 的情况。奥运会虐待动物,更成为了各方面指责的焦点。

  src=2021 年 11 月 3 日的英国《卫报》报道说: 国际现代五项联盟(UIPM)决定在项目中取消马匹,以自行车来代替。

  国内对此的报道较为混乱,似乎自行车替换马匹已经成为现实,而实际上 UIPM 对此并未正式宣布。

  所以,国际奥委会对现代五项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:领导现代五项的 UIPN 必须最终确定其更换马匹和改变整体比赛形式的提案。

  实际上现代五项参赛的选手教练员很少,男女各 18 人。其办赛成本说到底最高的就是马匹。

  毕竟射击、游泳、跑步和击剑都可以和其他项目共用设施。取消活马后,办赛成本肯定会大幅度降低。

  src=不过,笔者认为,现代五项这个项目最大的问题并不是马匹,而是赛事设项有些古典。

  国际奥委会要求中的可观赏性、普遍性和对年轻人以及公众吸引力方面的改进,最难实施。

  如果现代五项改成飞机定点跳伞下来,然后公开水域游泳 1 公里、上岸后骑电动摩托 50 公里(电动摩托环保)、路上再有一次跑酷和一次打枪射击。

  搞成电影 007 那种模式,变成 铁人三项 和 冬季两项 的结合体,在一天 3-5 小时内比完。起个炫酷的名字叫做 MI5(不可能的任务五项)也许会更有趣、更吸引年轻人观看吧。

  主导业余拳击的 AIBA 在东京周期的 5 年内,遭受了国际奥委会的严厉处罚,被剥夺了运营奥运会的资格以及奥运会分配金。

  2021 年 11 月初,加拿大的律师麦克拉伦(也就是出台针对俄罗斯系统性使用兴奋剂)出台了《麦克拉伦拳击报告(第一部分)》。

  src=这份 152 页的报告证实了里约奥运会期间,拳击比赛中存在裁判遴选和执法场次分配、操纵比赛、金钱交易等问题。

  指出国际拳联数名前任高官的责任问题和协会架构中的系统性风险,对有高度嫌疑的场次逐一进行案例调查,并列出相关人员名单。

  实际上,在里约奥运会结束后,由于推广 APB 和 WSB 等职业化赛事,AIBA 内部出现了严酷的权力斗争。

  前 AIBA 主席、国际奥委会执委吴经国因 AIBA 内部倾轧被赶下台。但是新选上来的主席拉西莫夫曾被美国财政部认定为黑社会,不被国际奥委会所承认。

  经过两年的调整,俄罗斯拳协秘书长克列姆廖夫在 2020 年当选了 AIBA 的主席,正在努力和国际奥委会修复关系。

  他雇佣了曾经帮助巴赫竞选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公关公司,为 AIBA 进行游说工作,并保证 努力实施、完善并坚持落实国际奥委会全部建议。新机构的任务是成为透明和诚信的组织。

  AIBA 以前在兴奋剂问题上,也有自己的观点,并不完全买 WADA 的账。

  但是现在,AIBA 已经通过 2019 年的会议,表明了对 WADA 反兴奋剂的完全支持。

  国际奥委会对 AIBA 的要求是——它必须证明已经成功解决了围绕其治理、财务透明度和可持续性以及裁判和评判过程的完整性的问题。

  目前看,治理上,并没有其他业余组织能够代替 AIBA 的地位,所以只要理顺关系,得到会员国的认可,其治理地位不会改变。

  当时吴经国想改革业余拳击,吸引职业拳手,留下优秀的业余拳手却没钱。筹措到了钱,却很快败光了。

  所以阿塞拜疆和中国博盟等投资者对 AIBA 进行了起诉,最终爆发了 财务不透明 的危机。

  当下克列姆廖夫的背后是俄罗斯的石油公司,他不但给世锦赛设立了奖金,还赞助一些缺乏资金的国家拳手来世锦赛参赛。

  这种撒钱的金主,怎么还会有人对他的财务不满意呢?只是这个财务来源较为单一,所以国际奥委会关于财务来源的可持续性,是有其担忧的理由的。

  里约时代,不只是 NBC、BBC 或者法新社 AFP 这样的西方媒体指责裁判不公,古巴和俄罗斯和拉美的媒体也指责赛事安排蹊跷,裁判打分看不懂。

  但是业余拳击裁判所面临的矛盾很难根除(也包括有回合数少、赛制短,难以判罚导致的争议),但是应该不会再出现里约前那种大规模争议的可能性了。

  国际奥委会只是需要设定一个时间点,给 AIBA 一个前来自己桌子前拍胸脯发誓保证的机会而已。

  东京奥运会举重项目设 14 个小项,每个国家可以派出 4 男 4 女共 8 人参赛。

  中国举重队出征 8 人,拿到了 7 金 1 银,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梦之队。

  而巴黎奥运会上,这 14 个项目将减少为 10 个,男 5 女 5;参赛运动员则由里约奥运会的 260 人、东京奥运会的 196 人,减少至巴黎奥运会的 120 人。

  第 2 部分是必须成功解决体育运动中使用兴奋剂的历史事件,并确保反兴奋剂计划的完整性、稳健性和完全独立性。

  其实在东京奥运会开赛前,国际举重联合会就已经出了很大的问题,斗争相当激烈。

  2020 年 4 月,欧美的一些媒体调查披露说,阿让收受贿赂,将一些被查出兴奋剂问题的选手处罚压了下来。

  随后,来自美国的帕潘德里亚在 WADA 和国际奥委会以及欧美媒体宣传的支持下,成为了 IWF 的主席,并着手开始国际举联的改革和重建。

  然而,帕潘德里亚根本得不到国际举联内部人员,特别是掌控前执委会工作人员的支持。

  10 月 13 日,来自美国的过渡主席帕潘德里亚被国际举联执委会投票罢免,泰国人因塔拉特以第一副主席的身份接替过渡主席职务。

  仅仅不到两天后,因塔拉特便被迫辞去了临时主席的职务,由来自英国的国际举联医疗委员会主席伊拉尼取而代之。

  伊拉尼出任主席的时候,明确表示自己不参与未来国际举联主席的选举,将把全部精力放在国际举联的治理与改革中,这才成为了代主席。

  国际奥委会所谓的 合规性文化 ,就是指的 IWF 内部不合规上任下课、频繁更换主席的问题。

  有消息说,中国举重的掌门人——举摔柔中心主任周进强有拯救 IWF,竞选国际举联主席的想法。

  但是在其主管的举重于东京奥运会上拿到 7 金 1 银后,周进强在体育总局内部获得了很高的评价。

  他刚刚在 11 月接过了中国拳击协会主席的职位,可能会像当年崔大林一样,对重竞技项目一肩挑。

  毕竟国际组织的工作密度强度较大,用国内的资源来管理 IWF,人力物力都需要解决。只有得到国家体育总局的支持,才能发挥作用。

  而如何做到体制内官员出外任职国际组织的平衡,在干部制度任命上,也是一个很难的考量。

  这也是此前中国诸多的体育官员宁肯做国际组织的副主席、执委,也很少做国际体育组织掌门人的原因。

  原本按照日程,12 月 20 日 -21 日,国际举联将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举行会议,选举新的执委会。

  但是由于疫情原因这一会议被取消,不过国际奥委会已经督促国际举联尽快展示其合规性,相信选举新的国际举联执委会,不会太远了。

  至于国际奥委会指出的第二个问题——兴奋剂,则是困扰国际举重的最大矛盾焦点。

  src=从 2008 年奥运会开始,因为兴奋剂取消的奖牌达到了 149 枚,举重和田径各占 50 枚。

  东京奥运周期,国际举联已经把反兴奋剂问题当做了重中之重,进行了严厉打击。

  有多达 27 个以上的国家因为历史遗留的兴奋剂问题,导致有选手被取消奥运会参赛资格,国家参赛名额遭受削减。

  在这个周期内,中国也强化了针对举重选手的反兴奋剂宣传和打击,起到了很好的效果。

  所以在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前 5 年,中国举重没有出现任何一例兴奋剂违规,这才会有 8 人满员参赛,是所有参赛国家中,人员最齐整的。

  src=2021 年 12 月 3 日,国际举联又举行了网络反兴奋剂会议,再次强调了反兴奋剂的重要性以及对反兴奋剂程序的强化和坚持。

  因此,举重在 2023 年的奥林匹克大会上经过宣传讲解,再次进入 2028 年洛杉矶奥运会的项目名单,应该没有什么悬念。

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