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

考古人艰难地向三千年前眺望试图还原一个有血有肉的王朝

时间:2022-04-13 09:03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大清国子监祭酒王懿荣,匆匆走出药铺,他怀中揣着中药龙骨,龙骨上留着复杂划痕。 这位末代大儒断定,那些划痕是远古的文字,指向失落的王朝,冥冥中,系着华夏气运。 半年后,八国联军攻破北京,王懿荣跳井殉国,他搜集的1500余块甲骨,辗转流至金石学家罗

  大清国子监祭酒王懿荣,匆匆走出药铺,他怀中揣着中药龙骨,龙骨上留着复杂划痕。

  这位末代大儒断定,那些划痕是远古的文字,指向失落的王朝,冥冥中,系着华夏气运。

  半年后,八国联军攻破北京,王懿荣跳井殉国,他搜集的1500余块甲骨,辗转流至金石学家罗振玉手中。

  甲骨因此名声大噪,涨至每字“白银二两五钱”,中药铺早被抢空,最后由古董商人垄断。

  罗振玉反复打听甲骨来源,最后有范姓古董商人酒后失言,泄露一个地点:河南安阳城西北五里外,洹河边有村名小屯。

  此后王朝迭代,军旗变幻,直至1915年,49岁的罗振玉终于动身,抵达安阳。

  安阳郊外,洹河大水滔滔,两岸草野茫茫,行至小屯,荒草折腰,现出一片被反复翻动的泥地。

  罗振玉通过史书判定,此地就是商朝都城遗址殷墟,只是甲骨已被周边农民挖尽。

  1928年,民国派出第一支官方考古队,前往殷墟,考古队报告:殷墟破坏严重,但地下尚有大量遗物,每迟一日发掘都有巨大损失。

  考古队住进邻村一处老宅,那是袁世凯退隐时所修,庭院深深,树影遮天。门外,军阀冯玉祥派兵保护。

  枭雄的残梦,军阀的野望,乱世的无常与倔强,复杂心绪中,考古人艰难地向三千年前眺望。

  1935年,殷墟发掘已进行至第12次。当年,25岁的夏鼐来到殷墟,成为李济的弟子。

  除了盗贼窥伺,村民也参与倒卖,甚至县政府都自称“中央夜晚发掘团”,下场盗挖,还曾和守卫军交火。

  而在更远的北方,日寇正肆虐山河,为此,蔡元培手书“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”,勉励乱世中的考古队。

  混乱间,考古队沉默发掘。发掘之初,李济便约法三章:考古人不收藏古物、考古人不鉴定古物、考古人不买卖古物。这也成为日后考古界的天条。

  1936年,第十三次挖掘,考古队意外发现编号YH127灰坑。90分钟内,从表层便挖出3760块龟甲。

  四昼夜后,三吨重的土块被挖出,装入大木箱,捆上铁条,箱底下垫木棍当轮,70余壮汉,拉了两天,方拉至安阳火车站。

  当年6月24日,木箱被抬上站台。考古记录显示,那日洹河向天喷出水气,水气化云,暴雨突降,呼啸站台。

  传说,苍颉造字,天雨粟,鬼夜哭。兵荒马乱国将不国之际,一个王朝完成了艰难地回眸。

  最终,那个土块清理出17000余片有字甲骨,失落3300年的殷商,一点点重现人间。

  1937年,第15次发掘结束,七七事变爆发,华北沦陷。考古队带着1132箱文物南迁长沙。

  清溪阁外,湘江北去,两桌人连干十一杯酒,敬师长,敬山河,此后南渡北归,沧海相隔,许多人终生未能相见。

  培训班中,最大学员42岁,最小的只有18岁,快速学习4个月后,便被带至荒野,许多人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洛阳铲。

  夏鼐是他们导师,那些殷墟中积攒的经验,艰难传承,而他的第一课总是“考古不是挖宝”。

  1955年,时任北京副市长的吴晗和郭沫若等人,推动发掘明长陵,理由是共和国已成立6年,还有了考古专业大学生,人力物力不成问题。

  1955年年底,吴晗成立挖掘委员会,郭沫若、茅盾等名流云集,北京还专门修了一条通往定陵的柏油马路。

  20多岁的北大毕业生赵其昌,被任命为发掘队队长,他几次前往定陵所在的山区,荒陵野冢,大雪漫山,毫无线索。

  直至次年夏天,发掘队才在定陵附近城墙上发现圆洞,村民称这是过去土匪绑票囚禁处。

  发掘以此为起点,挖掘3个月后一无所获,直至当年9月,挖出石碑,上刻“此石至金刚墙前皮十六丈,深三丈五尺”。

  1957年5月17日,发掘队挖出皇陵外墙金刚墙。两天后,全队带齐装备,下至深沟,吊上汽灯。队长从金刚墙上撬出第一块巨大墙砖。

  金刚墙后,地宫漆黑安静,发掘队连开7道石门,最后在玄宫后殿,发现三个朱红棺椁。

  尸体腐烂,骨架完好,头发软而有光,周围塞满无数金银玉器和成百匹罗纱织锦,锦缎时经300年还金光闪闪,对了解和研究久失传的明代丝织技巧,具有极其重要意义……

  然而在报道之外,黄金龙袍快速发黑,大量字画化作飞烟,陪葬的木偶遇热膨胀,发掘队用土法裹上白蜡,结果导致扭曲变形。

  那些宝贵的织锦,发现时光鲜亮丽,几天后烂如树皮,带回北京后,有人提议,刷上防腐剂,像装裱字画一样保存。

  文学家沈从文,前来研究古代服饰,发现织锦被装裱反了,工作人员强行解释,“看背面更方便研究”。

  出门后,沈从文对同事说,“囊括了中华纺织精华的明代织锦,如此轻率对待,不是出于无知,就是有意欺骗!”

  此后,郭沫若再次提议,挖掘陕西乾陵,“想亲眼看看《兰亭集序》”,总理回应:十年之内不开帝王陵。

  此后十年,世事动荡,万历地宫被泼漆砸烂,经书拿去点火,丝绸用绑篱笆,帝王尸骨也被付之一炬。

  兵马俑的考古怎么像挖土豆一样胡刨乱挖?而修复却又用筛子筛、刷子刷、清水冲……这完全违背了考古学的方法和意义!

  年轻时,夏鼐因学贯中西,精通外文,出访多国后,被英国、德意志、瑞典、美国等7个国家选为院士。同事笑称他七国院士,如春秋时佩六国相印的苏秦。

  当时,斯皮尔伯格的《夺宝奇兵2》横扫影坛,西影厂模仿拍摄,一口气推出5部,单集拷贝卖出350个,超过同期的《红高粱》。

  《东陵大盗》系列催生了后面的《夜盗珍妃墓》,而电影走红背后,是愈演愈烈的文物热潮。

  “买古玩如同买白菜,名家字画一买好几张,拓片一大摞,一次买的瓷器玉器能铺满整个柜台”。

  文物热浪催生盗墓狂潮,山东、安徽、河南、山西的村庄内,有的整村都以盗墓为生,当地民谣:要想富,挖古墓,一夜能成万元户。

  1993年,考古人员进入甘肃的秦国大墓,仅墓边一角,盗洞就有22个,远观如蚂蚁巢穴。

  十年后,考古人员发掘陕西周公庙遗址,棺椁边躺着2002年出产的娃哈哈矿泉水瓶。

  2006年起,《鬼吹灯》和《盗墓笔记》风行天下,入墓开棺成为神秘刺激的冒险,古墓等同于宝藏。

  2009年,8人模仿《鬼吹灯》中的描述,盗掘了明代太监景聪之墓。天下霸唱受访喊冤:

  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考古活动,连十三陵都没去过,小说是我根据道听途说的故事,添油加醋虚构出来的,80%的内容都是瞎编的。

  考古人和盗墓贼开始了漫长的荒野博弈,考古单位一度不愿公开报道发现,怕招来盗墓贼。有考古人称,他们入山时常年被跟踪,甩去盯梢是必备技巧。

  2010年,陕西追回一件流失国宝。一尊26吨重的唐代石椁,竟被盗墓贼拆成31块后,走私卖至美国。

  考古人能站在聚光灯前的机会不多。喧嚣散去后,他们清理历史的土层,收拾盗墓后的残局,陪伴者只有寂静的时间。

  殷墟考古队队长唐际根说,他喜欢夜半时分在小屯边散步,洹水澎湃,暮色四合,那些商朝的车马亭台,会恍然重现。

  去年夏天,湖南女孩钟芳蓉,获湖南高考文科第四名,50多位老师连夜进村报喜,然而因女孩选了冷门的考古专业,遭网友质疑。

  多家考古单位和博物馆声援,最后给她寄出累计50斤重礼物,钟芳蓉也被称为考古界团宠。

  考古不仅是发现一个失去的世界,也是一次伟大的精神回归。让我们找到一条回家的路。

  今年3月,三星堆发掘开启,残破的金面,断碎的铜树,精美的器皿,指向殷墟,也指向迷雾中的时空。

  那些消失的蜀人,那些焚烧的烈火,那些神庙,巨树,欢呼与杀戮,从洪荒远处浮现。



Power by DedeCms